【游泳馆的故事(四)】上天

本章有九算&默苍离掉落~
——————我是节操的分界线——————
“老五,老五你淡定点!别走那么快,留神脚底下!”凰后蹬着小高跟走得雷厉风行,她来这是来游泳的,可不是来晒太阳亮瞎眼睛的,本来以为能趁机恶作剧一下欲星移,岂料基佬的爱情力量是无穷的,这是她第一次在除了助教默苍离之外的人那里输得这么干脆。
“没有注意欲星移和北冥封宇的多年感情,失察错一;缺少万无一失的提前准备,漏算错二;居然想用这么愚蠢的方法让他出糗,无谋错三……算了如果你脖子上顶着的是头的话,应该不用我再说了。”默苍离的声音幽幽传来,凰后感觉一阵肝疼,吹来的海风似乎都停止了,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窒息感觉吧……凰后没敢回头看默苍离...

December
31
2017
全文链接

【海境中心】游泳馆的故事(三)--作妖

第一章

第二章

做人不要太九算~

——————————我是节操的分界线——————————

“馆长,您是我亲爹,比亲爹还亲,你不能这样啊!”清晨第十八缕阳光伴着一声哀嚎洒向海境县立游泳馆。此刻,副馆长北冥封宇姿势夸张地挂在他爸北冥宣的小腿上,阻止老馆长想出新的奇招折腾人。

上回书说到,致力于不让年轻人有好日子过的老馆长北冥宣遭遇了他从业以来的最大危机,男女分游政策和一米二半价优惠都因个别,对,一定要强调是个别人员的特殊情况而宣告结束。从此以后,男女二流子们都在同一个池子里旋转跳跃闭着眼扑腾。老馆长想及此处,默默闭上了眼睛,世风日下啊。

然而消停了不到俩礼拜,北冥宣又开始发扬风格了。...

December
08
2017
全文链接

【凤凰】化刃(二)

再次用良心担保,he,大大的he

————————我是节操的分割线————————

“你母亲和义弟并无违逆之罪,二人都在皇城内好好的。你要带他们走,何必与朕说?”

北辰凤先一愣,倒不知该如何回答了。他和母亲从来都知道那些陈年的宫廷秘辛,也知道自己和北辰元凰这亦真亦假的身世之谜,但是母亲却从不让他去管,任真真假假的往事随风而散。直到北辰元凰的血缘在朝堂之上引起波澜,他和母亲都被迫卷入局中,才印证了那句“人不染红尘,红尘自染人”。北辰凤先只知亲人唯一的避祸方式就是要他们从此与皇城再无瓜葛,无论是生的瓜葛,还是死的瓜葛。

他前日闻知母亲和义弟离开都城出门远行,本是不作他想,但皇城内沸沸扬扬的...

November
21
2017
全文链接

【海境中心】游泳馆的故事(二)--扑腾

前文戳我

直者见直腐者见腐

有玄之玄&万雪夜掉落

一粉顶十黑

北冥封宇离老远就看见,欲星移和蜃虹蜺大咧咧地朝他招手,笑得阳光灿烂。欲星移终于换条个泳裤,一如既往风骚的银蓝色,不过没了那条引人联想的小鱼,不仔细瞧还有那么一点广告里泳装模特的意思。

要是仔细瞧呢?

都说了别仔细瞧了还瞧,人家欲星移会不好意思的。

欲星移每次对北冥封宇笑得花枝招展都准没好事,这是北冥封宇无数次的血泪经验。三个人里面,数欲星移鬼主意多,蜃虹蜺行动快。北冥封宇智不如欲星移,武不如蜃虹蜺,可还是被他俩推举为老大。从前北冥封宇一直觉得能当老大是因为他长得帅,后来才发现,老大是用来背锅的。北冥封宇深呼吸了...

June
10
2017
全文链接

【海境中心】游泳馆的故事(一)--灿烂

做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一个有害于人民的人

雷&ooc,慎入

直者见直腐者见腐

明媚的日光透过房顶的毛玻璃,已然没了灼人的威势。它柔软地投射到游泳馆,打在一大堆花花绿绿的泳裤上。泳裤们翻腾得自由自在,不但会小跑,还会大跳。可是不一会儿,一条泳裤喊了一声什么,泳裤们全体沸腾了。他们纠集在一处上了岸,冲破泳池管理员的无力的阻拦乌泱泱下进了另一个池子。

“别下去,游泳馆规定了,男女不能一块游!”,管理员午砗磲着急叫嚷着,可无力的拦阻引得众人哄笑起来,游泳馆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海境县游泳馆是全县城最大也是唯一一个游泳馆,端的那叫一个服务精良设施齐全,奈何老馆长北冥宣极力主张在游...

June
08
2017
全文链接

【鳞鱼鳞】远方

我是励志做东北刀王的男人

王相王无差 清水ooc

(上)

1948年7月,国民经济崩溃前夕,沈阳

北冥封宇擦好皮鞋,对着镜子整了整行头,左看右看才确定光鲜得体。他穿一身暗灰格子的西装,戴薄呢礼帽,藏在里面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虽说公馆抵了债,他和欲星移被迫搬来了珠林桥,富家公子出门的派头却不减。他刚刚拧开门把手,一脚还没踏出去,就听见房里的欲星移叹道,“别再去米铺了,一捆钱都买不到根火柴”欲星移顿了顿,组织尽量温和的措辞,“人家现在只认美元。缸里的米渣还能凑合两天,明儿我把田黄章料送给赵公馆,厚着脸皮问人家讨些白面。”说完这些,不待北冥封宇动作,他就抄起块绒布,对着那块石料细细...

April
15
2017
全文链接

【王相/鳞鱼鳞】两个糖段子~

“我以前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才怪。


畏死

在海境终于靖平之后的某一天,师相终于醒了过来。久睡不醒的人起初都很虚弱,师相也是如此。他整日恹恹的,谢绝了所有访客登门,众人都相信,假以时日,一切就会回到从前。

直到鳞王突如其来的造访。

欲星移有好多年没见过王了,他很想撑起身体,像少年时那样携手同游,可他很累。省略君臣间的一切客套,他们单纯地回忆往昔,从伴读的日子到两人长久的分离。

“师相,别说了,让我来说。”

欲星移的声音透着虚弱,但他很兴奋,难得沉浸在记忆的欢愉里。他婉拒了鳞王的关怀,自顾自地谈起接下来要进行的改革主张,一个崭新海境的蓝图呈现在二人眼前,鳞王不忍打断如此...

March
05
2017
全文链接
© 寒山一枝春 | Powered by LOFTER